词曲:王远剑

金色的夕阳再次撒下来

我开始沉溺在自我的伤痛中

肆意的黑色吞噬着草场

但是北风还没吹来

初冬的海子悄然平静了

守望的旅人还拼命地奔跑着

天边的孤雁哽咽着绝望

因为北风还没有吹来

我不知道是否还能挥动翅膀

我不知道是否还能简单的飞翔

我多希望那北风携着你再快点归来

        2020年10月12日,阳光正好,白云悠悠,大海子很安静。

        海子,查询辞典的注释:湖泊,湖沼。百度一下,则是以梦为马的诗人。

        台湾一位女诗人、歌手王新莲写过一首诗《一面湖水》,齐秦作曲后演唱发表,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,歌曲曲调充盈诗意,宛如世外之境,心灵的涟漪久久荡漾。时隔二十多年,那首歌的曲调已经不能第一时间忆起,但富有意蕴的诗,字字句句却总记忆犹新。

        有人说

        高山上的湖水

        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

        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

        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抑或歌词里所描写的就是我们说的海子,就是地球上表面的一颗眼泪,谁的眼泪已经无从考证,只是不经意间掉到了高山之巅,化身为一洼湿地,一片海子,承载无数高山住民对海的依恋,承载无数翻跃高山的飞鸟停驻栖息。

        文章题目“冬海”里的海也就是海子。在高原上生活太久的人,对于海的向往是无法言表的,于是一片湖泊就会予海相称,美中不足的是坐在这样的海边,没有千帆过尽,只见白云苍狗。

        这时,海子岸边的农人已经把肆意长高的野草割矮,孩子们已经把夏天残留的玻璃碎片捡拾干净,土坝里的闸阀已经关严,湖面的水位少见的增高。一切都在为冬天的湿润做好准备,为那以黑颈鹤为首的候鸟们能够着陆过冬做好准备。末秋的大海子停滞了春夏的放浪,俨然以一种初冬的状态,含蓄地张开双臂等待大雪包裹,鹤鸣九皋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,坐在即将入冬的海子岸边,都会有所感触,感触时光流逝,感触春秋轮回,感触一眨眼又到了轮岗值班的时间……

        这时候,金色的阳光再次撒了下来,海面随着光的游走泛着波粼,天边的云飘的特别缓慢,孤独了一个夏天的湿地依然美丽,但空景里似乎渗透着唏嘘感叹和一丝悲伤:讨厌的傍晚,黑色的发际线吞噬着草场,夜晚又要再次来临,自北方天空而来的鸣叫依然没有听见。

        岸上的人和那只受伤的黑颈鹤一样,在希望和伤痛中胶着,眼神里的期望常常变成泪水哽咽着绝望,期望的是那北风携着你能快一点归来,于是就可以与朋友把酒言欢,放歌纵舞;绝望的却是受伤的翅膀是不是还能挥动,是不是还能简单地飞翔。

        有时候人的思想活动和生活选择简单得让人难以理解,如我写下的文字和歌曲一样,只是简单地陈述自己触景生情后偶然碰触的敏感神经,它或许是欢愉的,又或许是伤感的,不过都只是一种记录方式,像风一样漫无目的,像日记本里夹着的干枯的一碰就碎的银杏叶,像咀嚼无味的日记、微博和朋友圈一样乏趣。

        何况是身在大海子这样一个天被草毡的地方,面朝大海,远离繁华,怎能不以梦为马。

        鸟人鸟事”微信公众号2020-10-14同题  链接地址: